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化艺术  >> 查看详情

冰凌幽默小说中的四个关键词——评析冰凌近作七篇幽默微型小说

来源: 意大利侨网  日期:2020-07-20 12:45:26 
分享:

孙新运,著名文学评论家,辽宁丹东人,毕业于沈阳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现为辽东学院汉语言文学系副教授。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修辞学会会员。主持和参研了多项重要课题,著有《孙新运评论集》《蔡楠小说论》《解读杨晓敏》等。

 

       冰凌的幽默微型小说一般都很短,但是容量却很大。在短小的篇什中,通过夸张、翻转、诙谐和暗示,成功地叙述情节,吸引读者,引起共鸣。成功地塑造了生动形象、个性鲜明、富有代表性的人物形象。成功地反映了社会生活,凸显和升华了主题。

       一、夸张

       陈望道在《修辞学发凡》中说:“说话上张皇夸大过于客观的事实处,名叫夸张辞。”夸张是一种修辞手段,是为了启发听着或读者的想象力和加强所说的话的力量,用夸大的词语来形容事物。也是文学创作中一种写作手法,包括扩大夸张、缩小夸张和超前夸张,为了达到幽默的效果,人为地夸大、缩小或者颠倒时序来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作为写作手法除了这几种常规的夸张以外,还有一种童话夸张,就是强烈、大胆、极度、强烈的夸张,表现那种虚幻的幻想境界,达到幽默的效果。

       冰凌幽默小说的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运用夸张的写作手法,特别是对童话夸张的运用。在《宝宝的 “出口” 问题》中作者极度夸张地塑造了众生相,围绕孩子大便不通畅的问题,小题大做上演的一幕幕活喜剧,让人忍俊不禁,也让人们陷入深层的思考。但是夸张也要有一定的现实基础,这篇小说中夸张地塑造人物群像时,特别注意适合人物的身份地位和特点,每个人都是形象各异,作者极度夸张了这种个性,体现了很强的幽默感和艺术性。宝宝的妈妈田小苗,只会在旁边穷咋呼,没有主意;宝宝的爸爸夏小天在报社当网络版主编,利用先进媒体建立微信群,让大家献计献策;宝宝的外公田格致是大学老师,文绉绉,上纲上线;宝宝的爷爷夏长天原先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当领导当惯了,就想着开会,宝宝爸爸夏小天还提议在线上召开网络视频会议,宝宝爷爷马上否决,觉得没时效性;宝宝的外婆董红霞放弃跳广场舞,世俗适用,却遭到反对;小保姆山妹子什么也不说,动手就干,给宝宝喝了一杯蜂蜜水,被训斥了一顿。在作者的笔下这一家人各自的特点被夸大了若干倍,做出了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宝宝终于成功大便了,奶奶说像黄金条,妈妈拍照美颜发到群里,小保姆和外婆争头功,外公做着酸溜溜的总结,爷爷决定召开现场会议,让小保姆安排会后聚餐,爸爸激动地把要发的稿件名字都弄错了,这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作者通篇运用夸张的写作手法,塑造了活生生的个性突出的人物,表现了孩子在家庭中至高无上的地位,也表现了全家人对孩子的溺爱,具有强烈的幽默艺术效果。

       《酒仙老袁》也运用了夸张的手法为读者叙述了这样一个故事:酒仙老袁常年喝酒,大肠长了两个息肉,需要手术。但是长年累月的酒精侵袭,使老袁浑身麻木,不知痛痒。在手术期间,打了麻药一会就醒来,医生就再打,不一会又醒来,医生还要打,他说不用打他不疼,还看着医生缝线,打趣着说不如奶奶纳鞋底的线直。作者运用了夸张的手法,表现出酒仙老袁的奇闻异事,塑造了鲜明的人物形象,给人以幽默诙谐之感,又不无劝谏之意。

       二、 翻转

       翻转是反过来的意思,宋代黎靖德编著的《朱子语类》是朱熹与其弟子问答的语录汇编 ,在卷九六中说:“复卦便是一个大翻转底艮卦,艮卦便是两个翻转底复卦。”这里的翻转就是反过来之意。短小说强调结尾的翻转,可以给读者以意想不到的震撼,逆向阻碍了读者的期待视野,鞭挞了读者懒惰的自以为是的灵魂,使读者惊醒,同时也欣喜。由于这种翻转放在了结尾,然后就戛然而止,留给读者无限的回味和思考的空间,客观上就弥补了短小说由于篇幅短小而导致的内容匮乏的不足。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欧·亨利式结尾。欧·亨利式结尾就是指短小说常常在文章情节结尾时突然让人物的心理情境发生出人意料的变化,或使主人公命运陡然逆转,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欧亨利式结尾的小小说最大的特点就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并且是通过结尾来实现。要想达到这样的效果,前文必须有伏笔,结尾关联了前面的伏笔,通过翻转来刻画人物形象和显现主题。

       冰凌的《小宝》开头就写到爷爷和姑姑要去看小宝,进门的时候小宝就让爷爷和姑姑出示健康码,量体温,这样的情节设计一方面暗示这是在冠状病毒疫情期,又为结尾埋下伏笔。然后小宝说温度没过红线,主动说爷爷和姑姑可以抱他亲他了,一方面表现出小宝的热情可爱,其实也是在埋设伏笔。当爷爷亲小宝时,作者对小宝的神情进行了描写:“小宝闭着眼睛,闷住鼻嘴,任由爷爷狂亲。”这种描写第一次阅读的时候读者也许不会太在意,觉得不过是对小宝被亲时表情的描写,当看到结尾再回头看时就会会心一笑,原来这也是设计伏笔呢。当爷爷亲完,小宝就说一共亲了32下,原来小宝是在查数呢。更有意思的是,小宝向爷爷要钱,一次一块钱,共32元。读到这里,读者就会稍稍有些想法,小宝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太世俗化了,爷爷亲一下也要钱。当爷爷说没现金的时候,小宝浸染说可以微信支付,爷爷支付了35元,说别退了,再亲三下吧,小宝赶紧昂起脸,让爷爷亲了三下。接下来,小宝再次主动向姑姑索吻,姑姑故意说不亲,小宝开始自己降价,当姑姑提出异议时,他解释说,姑姑的嘴香香的,把姑姑说得心花怒放,亲了十下,给了50元。爷爷咕噜一句:“这小屁蛋。”小姑说:“您的好孙子,敲诈有方!”虽然饱含着对小宝的喜爱之情,也有不满情绪的流露,读者的心里肯定也不是滋味。带着这种情绪读者正准备看看接下来情节会怎样发展的时候,谁也没想到作者在仅有的800来字的时候突然翻转并且戛然而止,让读者猝不及防,仿佛坐在高速行驶的汽车上突然来了个急转弯并且停住了,由于惯性读者思绪都大幅度向前倾斜着,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当晚,小宝用微信把85元发给幼儿园赵老师,并语音留言:‘赵老师,85块钱买口罩,捐给武汉小朋友。’”回过头来从头看这篇小说,才发现小说在简短的篇幅中,处处在设置伏笔,结尾抖响包袱,颠覆了读者以前的所有判断,震惊之余觉得一切都在作者的设计之中,合情合理。并且小说环环相扣,没有一句空话,内部肌理非常紧致,逻辑性非常强,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水准,收到很好的艺术效果。

       《老姜评职称》开头就说:“老姜评职称又没通过。”这句话很有深意,评了多次,这次也没通过,老姜托了组干科赵科长得知是因为没有论文的原因,不管怎么争取和努力都不行,原因就是因为没有论文,这是一个死杠。正当老姜已经绝望的时候,老姜的母亲拿出了20世纪70年代老姜还是“小姜”刚工作时几篇迎合当时实际和今天一点关系没有的发在已经发黄的报纸上的两篇文章,奇迹出现了,老姜竟然评上了职称,结尾真是出乎意料,这种翻转是在前面铺垫伏笔的基础上进行的,讽刺之意顿出。

       这种翻转用在文中的情况也有,但是更多的是用在结尾,强力的反拨会留下强烈的余响,塑造人物,升华主题,幽默之感溢于言表。有人说写短小说就是写结尾,构思短小说就是构思好结尾,结尾的不同凡响是要通过全文所埋下的伏笔,在一定程度上也有一定的道理。

       三、 诙谐

       诙谐是指谈话富于风趣,引人发笑。《汉书.东方朔传》:“其言专商鞅、韩非之语也,指意放荡,颇复诙谐。”褒义比喻人说话风趣有意思;贬义比喻人做事无厘头滑稽。通过诙谐派生而来的就是寓庄于谐,是指用诙谐幽默的语言来说明事理,使人在轻松和愉悦中感其深刻的蕴含。重点在庄,用诙谐的口吻说出庄重的道理,既具有幽默感又富有庄重的意味。寓谐于庄,调侃中不失文雅,庄重中又含风趣,重点在于谐,用一本正经的语言表达出无限的幽默之意,幽默感更强。

       《埋伏》的开头介绍了刚从农村招进厂的陆小民由于工厂停产被安排在厂部办公楼值班,朱干事给他一根木棍,让他埋伏在财务组对面屋子的门后,从门缝边盯住对面,如看到有人要撬财务组的门,就从背后给他一棍子,打他个稳准狠。

       一天半夜时分,陆小民看见厂三结合领导小组组长赵大潮和副组长叶红苗走进办公楼,两人边走边吵,走进办公室,关******又大吵,一会陆小民从门缝看到他俩在地上扭成一团,嘴里还全是应景的革命口号。后来陆小民才明白这两个人原来是来财务组约会******,但是作者却把这事写得光明正大,满口革命口号,颇有仪式感,让人忍俊不禁。这两个人本来就瞒天过海,自欺欺人,进楼来像在讨论工作一样,高声争吵,结束之后又大声说着话,走出办公楼,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在做龌龊之事,口中还振振有词,借着革命口号,做苟且之事,讽刺之意跃然纸上。一年后,厂里决定调一批工人去分厂工作,名单里就有陆小民。被逼无奈的陆小民去找如今的革委会主任赵大潮,他冠冕堂皇地教育和训斥陆小民,陆小民不得不说出那天半夜的事情,赵大潮马上变了口气,以关心职工个人生活的高大上的理由把陆小民安排在女工多的检验车间,不久陆小民就恋爱结婚了, 一年后,陆小民又被厂里调到厂保卫组当干事,保卫组组长就是朱干事。这种寓谐于庄的写法接近于反话正说,端庄正义的词语背后隐藏着强烈的诙谐之意,幽默的意味十分强烈。

       《给国航并东航、南航、海航、厦航、川航、国泰、美联航、韩亚、日航等一封信》讲述的是“我”经常乘坐国际航班,面对提供的免费套餐毫无胃口,就想吃上海的泡饭和小菜,于是就给各大国际航班写了一封信。怕这种请求得不到批准,就冠冕堂皇地叙述了许多大而上的道理,从文化到传统又到美学,听起来高大上,其实内在隐藏的不过是浓得化不开的乡情,读来感觉诙谐幽默而有趣。

       四、暗示

       暗示是人们为了某种目的,在无对抗的情况下,通过交往中的语言、手势、表情、行动或某种符号,用含蓄的、间接的方式发出一定的信息,使他人接受所示意的观点、意见,或按所示意的方式进行活动。在说话和写作中运用暗示法,能让读者会心一笑,表现出很强的幽默感。

       《相遇》中的陈浩和江丽萍因为同学聚会分别了三十年后在机场相遇偶然相遇,他们互相对望,倾诉衷肠,解开了误会。当知道彼此都是单身之后,写到同学聚会的现场就差他俩,给他俩打电话都不接,再打电话都关机,小说戛然而止,留给读者无限遐想,余音无穷,读者不难悟出接下来要发生的故事,都会会心一笑,使小说显得含蓄而幽默。

       《埋伏》的结尾也写到陆小民被调到厂保卫组当干事,保卫组组长就是朱干事,这一结尾给读者以强烈的暗示,读者很容易想到朱干事为什么一定要陆小民在财务组门后值班,要通过门缝盯紧财务组。如今朱干事变成保卫组组长,能不能也是和陆小民属于同一个原因,令人思考,余味无穷,充满幽默感,并且值得回味。文中陆小民不得已去找赵大潮理论的时候,陆小民也是点到为止,赵大潮马上明白了,也是含糊其辞,语言和做法都充满了暗示性,让读者强忍着笑意,具有很强的讽刺性。

       冰凌具有深厚的语言功底,高超的情节设计能力,与生俱来的幽默感。他在简短的篇幅中,用朴质的语言叙述故事情节、塑造人物形象、表现作品主题。他的微型小说具有很强的幽默感,强烈的讽刺性和深邃的哲理性。(作者:孙新运)

相关产品

    暂无信息